湾家人
总之,想挖坑不填(。

【承花】樱桃汽水

【承花】樱桃汽水 by.沐风里


#剧透有还请注意,建议看完第三部

#可能OOC

#这是把刀!还请注意!!

 

 


他甚至没有去看他的尸体。

 

他们三人被安排在最后排的席子上,周围一个个不熟悉的面孔,全都跪坐着、低垂著首献上哀悼。

而在这片哀伤的气氛里,唯有承太郎挺直了背,但颤抖的肩膀还是出卖了他。

 

花京院的家人并不见待他们,全然是情理之中,不是没有预料到。但当他看到花京院的母亲,那双盈满悲伤的紫瞳注视之下,他差点稳不住步伐。

或许他能打败对乔斯达家的宿敌,但在昔日伙伴的亲人面前,那些无法掩饰的责难,承太郎实在招架不起。

所以当他们被赶了出来,在这微雨的日子里,他只能再把帽子压低一点。

 

当初若没有花京院的努力,他们早就死在开罗了,然而理应是最大功臣的那位,却在那块土地上永远沉睡了。


——花京院死在了异乡。

尽管他们将花京院带回日本,也还是改变不了这残酷的事实。


承太郎摸了摸胸口,那唯一的合影就收在他心脏前的位置。

当时没去看那贯穿花京院的致命伤口,是他最后的挣扎。为了让他记忆里的花京院,永远像照片中笑得那样灿烂。


但他还是回避不了,在方才的告别式上,挂在那的花京院,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,冰冷而充满了距离。

而他脱下帽子,跪在那样的花京院之前不愿低头,只想好好地看看他、再多看看他……,却怎么也无法聚焦于那陌生的表情上。

印象中的花京院总是对他笑着。那个人的性子就是这么温和,做事认真、尊敬著乔瑟夫和阿布德尔,对波鲁纳雷夫却异常严厉。

这样的花京院典明,一直对自己非常有耐心、非常地温柔。


这同时也导致他些许错乱,在认识他们之前的花京院原来是那个样子……,他如此生疏于花京院的过去。

说来他们的旅行也才五十天罢了,没想到却把花京院的一生给过完了。

 

承太郎陷在回忆里,但当波鲁纳雷夫朝他丢了个易开罐,白金之星还是准确无比的接了下来。

被自己反射性的举动拉回了神,承太郎瞥了一眼,竟然是罐樱桃汽水。


他的两位同伴已经喝了起来,承太郎却迟迟不撬开拉扣,尽管自己确实有些口干。

无视乔瑟夫看过来的眼神,承太郎靠在围墙上,双手紧握着饮料罐,才忽然想起花京院似乎推荐过这牌子的樱桃汽水。


拿在手里的汽水一下就不冰了。

一直到夜晚降临,承太郎在空条家辗转难眠,索性起身,拎着樱桃汽水出门。

 


他来到了花京院家门前。


尽管深知被发现的话会惹怒花京院的家人,他还是趁着夜深人静,偷偷翻进屋里。

花京院的房门上挂有名字,上面的字歪歪扭扭,想来是从小就挂着了吧。

他一面想着就算是花京院,小时候的字果然也不怎么好看,一面悄悄地推开了门。


在一片漆黑之中,承太郎不敢打开灯光,只是慢慢地等着双眼适应黑暗。

最后他沿着紧闭的房门坐了下来,本来只是想上看一眼,现在却舍不得离开。

这里还留有花京院的味道。


承太郎这才明白,尽管花京院对着寡言的他经常谈论自己,但承太郎所了解的还是太过片面、太少了一些。

开门前他想像过房间的样貌,然而实际看上去远比想像中更有人的气息,杂物意外地多,特别是那些塞不进柜子的游戏碟,在地面叠了好几层。

床上还有抱枕的样子,看不清图样,但承太郎没有走近去看。就和花京院的家人一样,承太郎不想去破坏、打扰花京院典明留下的东西。

 

于是他终于想起了樱桃汽水,早就没气泡的饮料对承太郎而言只是糖水。

待他喝完了,感觉昏昏沉沉地,在意识到了时间的流逝之后,才缓缓起身离去。

 

走在冷清的道路上,承太郎知道自己得回去好好睡上一觉才行,步调却提不起速、缓慢地异常。

当他经过公园的时候,余光瞄见了投币机里的樱桃汽水,忍不住停了下来。

 

他翻了翻口袋,才尴尬地发现,自己根本没带半毛钱出来。

承太郎的脑袋还转不过来,一阵风吹了过来,掀走了他头顶上的帽子。


能精准接住子弹的白金之星没能做出反应,意识到的时候帽子却已浸在雨后的小水滩里。

“……真是够了。”承太郎喃喃自语,迈进了公园里。

 

正当他要弯腰捡起沾满泥泞的帽子时——

天亮了。

 


框啷地一声,空罐子滑出了承太郎的手心,他丝毫没余力去管,只是伫立在晨光之中。

樱桃汽水的滋味又涌上了他的喉咙。

 

承太郎这才恍然发现,如同已经退了冰的樱桃汽水,明明是无从抢救的气泡,却在此时一点一点地浮了上来,直到整个胸口失去知觉、麻痺不堪。

 

他明白,却不想明白——

这份迟来的醒悟,再也来不及了。

 

 

END


对不起是刀……

我明明是个喜欢HE的人啊……(


这是我第一篇

或许会是我唯一一篇的承花吧?

…这绝对不是在立旗喔w

 

——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!


评论(8)
热度(34)

© 沐风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