湾家人
总之,想挖坑不填(。

【喻叶】斗鱼(上)

#新人发文,请多指教

#多私设,大量喻文州视角、心理活动,严重OOC

#复健产物,伤眼、不合逻辑处还请见谅

 

 

喻文州忽然买了一只斗鱼,装在大小适当的透明水缸里,带进了蓝雨训练室,引起了蓝雨众人的关注。

「队长队长,怎么忽然买斗鱼啊?而且还带来训练室,该不会是什么吉祥物之类的?那也不该是斗鱼啊,斗鱼可凶的呢。」黄少天滔滔不绝地说着话,也不忘了敲敲水缸逗逗里头的鱼。

喻文州笑了笑:「我小时候就养过斗鱼的。」随后又解释道:「昨天回来的路上看到,忽然一个冲动,就买下来了。」

经喻文州这么一说,众人的话题就从斗鱼扯到了喻文州小时候,之后又急遽转弯,转向小时候养过什么宠物的方向奔去。

 

喻文州听着队友南天地北的聊,随后看时间差不多了,便起身招呼大家训练,于是一伙人便散去,走向各自的位置坐好,纷纷开启了训练软件。

他凝视着软件开启的画面,鼠标停在开始的选项上,喻文州望了一眼搁在矮柜上的斗鱼,才埋首回屏幕前面。

 

喻文州很小的时候就买过斗鱼,但因为不懂得如何照顾,那条斗鱼的身子开始出现斑点,没多久就病死了,他因此难过了好一阵子。

之后他好长一段时间没再养过任何宠物,直到有天和同学相约出门,不再是男孩的喻文州,在同学们围一圈捞金鱼的摊位,又买了斗鱼。

 

本来想和第一次时一样,就买一条蓝色斗鱼,但在他询问饲养方法的时候,视线又定格在另一条红色斗鱼身上,斗鱼们因为天性好斗而被分开饲养,那条红色斗鱼旁边的水盒空荡荡的,原本在那个位置上的蓝色斗鱼正握在他的手里。

喻文州莫名地想,蓝色斗鱼离开的话,那条被留下来的红色斗鱼或许会寂寞也说不定。

回过神时他的左手提着蓝色斗鱼的水袋,右手又多了那尾红色斗鱼。

 

老板再三提醒他斗鱼必须要分开饲养,放一起可是会决斗的,而他也确实照做了,好好地把红蓝两条鱼分开养在足够宽敞的水瓶里。

蓝色斗鱼优雅而大方地摆动鱼鳍,鼓起鱼腮时却特别威风;红色的斗鱼性子似乎比较猖狂,尾鳍甩动的幅度特别的大,非常好看。

喻文州对两条鱼十分满意,于是他放在书桌架子的左右两端,平时两条鱼相距甚远,只有他看书无聊时,才会将两条鱼凑在一起。

看着红蓝二鱼展开鼓鳃,彼此隔着两层透明水瓶壁耀武扬威时,喻文州发自内心地感叹斗鱼的美丽和可爱。

 

然而有一天,他将鱼带到阳台换水,因为贪图方便暂时将两条鱼放置一起,想着很快地换好水,再把两条鱼分开就行,但当他捧着水瓶转身回来,他发现在离开视线的短短几分钟内,红色那尾鱼竟然凭空消失了!

很快的他意识过来,可能是因为水盆太浅,两条鱼斗得太过激烈,红色那尾才会不小心挣离水盆的,于是他赶紧在四周察看,仍不见其踪影。

喻文州他便跑了下楼,想着红色斗鱼或许是直接跳下了阳台,动作快一些的话应该来得及。

 

但是到了楼下,他却怎么也找不着他的红色斗鱼。

最后他只能默默地爬上楼,安置好似乎还有些茫然的蓝色斗鱼。

 

喻文州呆呆地看着蓝色斗鱼出神,过了很久才发现斗鱼似乎游得比以往还慢,仔细一看那蓝色鱼尾似乎受伤了,破损的还挺严重,好一部分被扯了开来,要掉不掉地挂着。

他叹了口气,他是真不知斗鱼打起来如此凶悍,否则也不会一时发懒,然而事到如今他再怎么忏悔也于事无补了。

 

而在红色斗鱼不见后的几天,蓝色斗鱼翻了肚皮。

一大早就面对死去的斗鱼,喻文州淡定而迅速地收拾清理,这对他而言没什么好惊讶的,因为他早就预知了这个结局。

 

红色斗鱼不见之后,蓝色斗鱼一直不愿进食,饲料几乎飘满了水面,却得不到斗鱼丝毫的关注。

于是斗鱼越游越慢,愈发愈无精打采,蓝色的身子失去原有的光彩,一副病恹恹的模样。

喻文州想,这条斗鱼不是饿死的,是寂寞死的。

 

他原本决定再也不买斗鱼,甚至隐隐有不再养任何宠物的架式。

然而在蓝雨的新伙伴之前,他其实还有再买过一次斗鱼,那次他选择单买红色斗鱼。

 

买下红色斗鱼的那天,还被人称作叶秋的叶修,宣布了退役。

那个人离开了嘉世、离开了荣耀。

就这样从喻文州的世界消失了。

 

得知消息时,喻文州正在蓝雨的食堂享用早餐,就在经理忽然冲入食堂告知众人消息后,挂在上头的电视新闻也恰好播报了起来。

喻文州端着一张镇定的脸,等经理离去后,众人熬过沉重后开始讨论,他才默默起身,打个招呼走向洗手间的方向。

 

脱离众人视线的他几乎狂奔了起来,无视蓝雨走廊禁止奔跑的规定,他跑进了洗手间,随意挑选了个隔间就推开门躲了进去,将自己锁了起来。

喻文州紧紧地环抱他的胸口,双手压着肩头,彷佛这样做就能止下他的颤抖、压抑他的难受。

 

喻文州喜欢叶修。

 

从最早在蓝雨训练营时遇上的惊艳,以及在那之前累积的崇拜,加上叶修对他的鼓励,都让他对叶修心动不已。

他打着欣赏的名号自欺欺人很长一段时间,但最后还是对这份情感妥协,因为他无论如何都忘不了,还是嘉世小队长年轻气盛的叶修,笑起来很是张狂、说的话也满是嘲讽,却对他很温柔,给予他一直求不得的关注和鼓舞;以及后来气焰收敛的叶修,那张藏在烟雾底下的脸有些倦意,却丝毫不减双眼的光芒。

 

喻文州喜欢叶修很久了,不敢让任何人知道,所以他只能独自一人舔舐伤感,然后在回去食堂之前,他又得武装好所有的伪装。

 

当天晚上他出门散心时,经过了家宠物店,玻璃展示窗内也有不少水族宠物,于是他进去逛了一圈,又买了斗鱼。

 

没有半点犹豫,他买了红色的斗鱼。

 

他想,叶修和红色斗鱼一样,夺人注目到让人误以为他恣意张狂,所以招致他人的误会、甚至被人构陷。

尽管如此,叶修却未曾替自己争辩,让加害他的人肆无忌惮,而放任那些人的结果,就是叶修退役的宣布。

 

喻文州彷佛看见叶修在坠落,他拉不住他,也没可能跟着往下跳,唯一能做的只有冲下楼去,没想到却连叶修的影子也找不到。

 

嘉世战队糟糕的配合他一直看在眼里,虽然清况很坏,但喻文州总觉得叶修会有办法的,而且他也未曾料想过,嘉世竟然会如此残酷地对待造就王朝的叶修。

大概,叶修也从没想过吧!

 

于是喻文州买了条红色斗鱼,瞒着蓝雨众人,悄悄地养在他的房间。

思索了好几天,趁着周末回家时,巧妙躲避众人视线的离开,带上他的红色斗鱼。

 

他不能从一条斗鱼上寻求安慰,他必须相信那个人,叶修说什么都不会离开荣耀的。

 

把红色斗鱼交给他的父母时,他父亲笑着说:「你都几岁了呢,还把宠物带回家托我们养。」

尽管这样打趣着喻文州,他的父母也没多问的同意了,红色斗鱼的去处就这样定下。

 

当晚,喻文州帮忙他的母亲准备晚饭,需要动刀的活都被女人包办了,喻文州只负责洗洗菜。

完成工作的他也没有离开厨房,靠着墙壁,看着母亲切菜的背影,随意地聊起在蓝雨的近况和一些琐事。

 

聊到一半,女人停下了规律的切菜声,忽然便叹了一口气。

「文州啊,你有心事,对吧?」说完女子又忙起手里的活道:「别和我打太极啊。」

喻文州有些诧异,也没做否认,他只是问道:「…有这么明显吗?」

「没,别人一定看不出来的,但我是你妈啊。」女子依旧背对着喻文州,但他彷佛可以见着女子温和的笑。

「这样啊……。」喻文州像是卸下什么重担一样,不再笔直地倚在墙壁,转而卸去全身的力气,瘫在冰冷的墙面,以手摀嘴,隐藏他微乎其微的叹息。

 

两人又静默了一会儿,女子才又继续问了下去:「…你有心上人了?」

这话被她说起来就是句肯定句。

而这短短一句话对喻文州而言如此突然,导致他在女子后面小小地跳了一下,心脏差点停了下来。

 

「你是蓝色的斗鱼,」女子又忽然说道:「蓝色斗鱼的对手是红色斗鱼。」

像是在说着什么绕口令,感觉非常突兀,但喻文州瞬间就明白了。

 

按照以往来看,他不应该买红色斗鱼,而是蓝色斗鱼,蓝斗鱼对喻文州而言象征着他自己,而他心底确实一直把自己比作蓝色斗鱼。

蓝色是低调、冷静的颜色,就像喻文州给人的观感一向是温和有礼、冷静自持,然而斗鱼的本质却是逞凶斗狠,在喻文州的内里,确实装着如斗鱼那般好强的心。

而作为他对手的红色斗鱼,他可以比任何人都欣赏他的对手,比任何都常想起他,甚至可以心心念念都是他,却不可能买下他。然而喻文州还是买下了红色斗鱼。

 

他母亲到底还是了解他的。

 

彷佛是印证他的想法,女子又开口道:「这是好事啊,对方是同行,但你却不开心,甚至特地跑去买了红色斗鱼,然后又不养,」女子顿了顿:「是因为一直看到,又更不开心了,是吗?」

「恩……。」听着女子说到这一步,喻文州不得不承认,他完全被说中了。

而女子看喻文州不想多说的样子,终究没继续追问,这事便在此打住,不了了之了。

 

一家人用过晚餐,喻文州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,没有半分破绽。

简单收拾了碗盘以后,他帮着母亲洗碗,也没有开口的打算。

 

但女子还是打破了沉默道:「…你今天真不打算过夜?有什么事这么急着回蓝雨吗?」

「是啊,晚上和经理约了事要处理。」喻文州重复着早就说过的谎言,但他想,现下他的母亲可不会听信这个理由,而这也确实是个借口。

女子了然地看了他一眼,什么也没说,直到洗干净所有的碗盘,都没人再开口。

 

喻文州陪着他父亲看了一会儿新闻,滑开了他的手机说道:「时间差不多了。」

一切就和他心中排练的一模一样,他提起背包就要走,但计划终究是出了变量。

他母亲突然开口道:「我送你下楼吧。」

于是二人一前一后的走出客厅,后头还响着他父亲的打趣,但两人都没心思认真去听。

 

喻文州恍然,这是他第二次感到家门口的遥远。第一次是他红色斗鱼不见的时候。

 

他扭开了门口,才敢回头正对他母亲的脸。

只见女子笑得温柔,轻声说道:「文州啊,别孤伶伶的一个人喔。」

 

喻文州僵硬的点了点头,女子简单的交代他路上小心,就告别了。

他看着紧闭的家门,在心底向他母亲道谢。

一直以来喻文州只对他母亲坦承,这其中有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母亲对他的心情异常敏锐,喻文州想隐瞒什么都是徒劳。

他轻轻踢了路边的小石子,看着小石子向远处滚去,也跟着迈开步伐。

 

「如果可以的话,我也不想孤单一人。」

 

喃喃自语的喻文州,对着他所有不成熟的行径,忍不住失笑了起来。

他所爱的红色斗鱼现在可没那个时间,所以他得更有耐心才行,他知道叶修迟早会回来的。

 

TBC

问:喻文州到底买过几条斗鱼?

 

写到这边我都想自己吐槽了w

这里还是呼吁一下大家:养动物要深思熟虑啊…!xdd

 

然而斗鱼坠楼事件是真实案例

我姐的红色斗鱼就是这样离开我们的Q

而我的蓝色斗鱼被她指着骂心机、城府好长一段时间ww

下篇没意外的话不会让大家等太久的

谢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!

评论
热度(41)

© 沐风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