湾家人
总之,想挖坑不填(。

【喻叶】斗鱼(下)

#很快地放上下篇xd

#防雷线详情请见上篇

#爆数字了,照理说要分成上、中、下篇,但一时发懒,所以篇幅较长,还请见谅

 

 

喻文州盼了好久,知道自己慢了黄少天一步得知消息,还不悦了一阵子。

对叶修的复出,喻文州非常的关注,也寄予非常的期待,他一如从前的相信叶修没有问题,隐隐地觉得自己在看着传奇的诞生。

 

叶修打赢嘉世的那晚,喻文州几乎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,他关在自己房里不停徘徊、坐立难安,最后干脆出门一趟。

回来时他又带了尾斗鱼回来。

 

那条蓝色的斗鱼,他直接把鱼带到了训练室,选个好地方放。

毕竟放在他的位置,斗鱼休闲的游来游去有些扰人注意,放在矮柜上的话,训练每结束一个段落,他都可以瞄上一眼。

 

他要好好地和叶修较量,从得到队友全心全意支持的叶修那儿,才能得到真正的胜利。

所以他无时无刻都提醒自己,必须要更加努力。

 

看着蓝色斗鱼悠哉地在水缸里优游,但他知道,只要稍微有些波澜,斗鱼都会瞬间丢去慵懒的姿态,展现他具有攻击性的一面。

所以喻文州不能怠惰,把握每分每秒的蓄力,他想和叶修打出场最精采的比赛,想让玩荣耀多年的叶修对他们的对弈印象深刻,希望自己能不要遗憾,畅快淋漓的和叶修一战。

 

在蓝雨主场的那天,他提前到了,看着这个早就没有研究必要的场地,他在等一个人。

从一开始不太清楚、断断续续的对话,到清晰地传来一群人的谈笑,喻文州知道,他等的人来了。

 

喻文州很平常的和兴欣众人打着招呼,然而这只是表面的样子。

他感觉自己陷在水里,心跳也好、甚至是呼吸都停了下来,只有那人的音容异常清晰。

一直到他告辞离开后,心脏才恢复跳动,心肌扯动的力量之大,几乎令他发疼。

 

喻文州下了很大的决心,他要向叶修挑战。

所送出的挑战书同时落在他和叶修二人手上。

擂台赛对上叶修,这是极其大胆的决策和给自己的战帖,他说服了蓝雨众人接受他的战术安排,说的有凭有据、头头是道,这是非常合理的安排,但他清楚这之中也暗含着他的私心。

他想着,不管输或是赢,他都不会再感到遗憾。

 

事实证明,那样的想法大错特错。

 

结束记者会的喻文州回到了蓝雨,面对提前到来的夏休期,喻文州立刻走到训练室,喂起了斗鱼。

「我也真是傻,」喻文州对着斗鱼说道:「是我低估了。」

他从未低估任何一场比赛,却低估了他对叶修的感情。

「真不甘心……。」蓝雨输给兴欣的不甘,和喻文州之于叶修无法画下句点一事,一并占据了他的全身。

「……我喜欢他啊,」他的字字句句都在颤抖:「无药可救了。」

 

说完话他安静了好一会儿,喻文州自顾自地笑了,虽然浑身疲惫,但他真的很开心。

蓝色斗鱼虽败,但红色斗鱼会继续勇往直前。

注视着那越战越勇的身影,喻文州知道,蓝色斗鱼再也不会寂寞了。

 

当喻文州看到兴欣获得冠军,叶修高举着奖杯,他什么话也没说。

蓝雨输了的悲伤早已过去,留下他对兴欣满满的祝福。

没能赢过叶修虽然遗憾,但也只是这次的胜负而已,之后还会有更多的机会,让他去追逐叶修、让他去向叶修证明自己。

兴欣十分适合叶修,叶修在这样的一个队伍,而他带领着蓝雨,一定还会有更多精彩的比赛吧!

 

然而喻文州这样美丽的前景却没有维持多久,叶修又一次宣布退役了。

 

于是他又一次把斗鱼带回了家。

 

因为事前没有一声通知,只有他的母亲在家。

女子接过喻文州捧着的水缸,什么也没说就进屋去了,留下喻文州一个人慢吞吞地锁门、脱鞋脱袜,缓缓地将鞋子并拢放好。

 

待到他走入客厅,斗鱼已经安置在桌面,而女子还倒好了茶,拍了拍沙发示意他坐下。

喻文州也非常顺从地挨着他母亲坐了下来。

他率先开口:「你已经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谁了,是吗?」

 

他的母亲一向很关注联盟的动态,叶修退役的消息理应是知道的,而他偏偏选这天失魂落魄的回家,还带着斗鱼,想再瞒着他的母亲就有些过份了。

果不其然,女子回答道:「叶修?是吧。」语气非常的肯定。

「妳…,不觉得排斥吗?」喻文州咬了牙终于问出口,这也是他一直不敢向他母亲商量的重要原因,他害怕得不到谅解和接受。

「恩…,你从来没交过女友,」女子彷佛在回忆过去的种种,然后说道:「多少有猜过吧…」

「我是没交过女友,」喻文州打断了他母亲的话:「但我也没喜欢男的。」

「我会喜欢他,纯粹因为他是叶修的关系。」喻文州双手紧掩他的脸,他终究没忍住落泪,强撑了这么久,喻文州终于得到了解放。

 

因为清楚这是段无望的感情,他不让任何人知晓、不打算惊动他人,喻文州的要求也不多,只要能接受到叶修的讯息,和他在荣耀场上相遇,那便足以。

他计划着打到叶修再也打不动荣耀,那时他或许就能收拾自己,放下这段情感。

然而一个突如其来的退役宣布却打乱了一切。

 

喻文州人生第一次,感到如此束手无策,也是第一次感受如此深刻的绝望。

 

他从不是个要求很多的人,如果没有遇到荣耀,他大概只会做为一个普通的人,背个书努力考个不差的大学,出社会当个上班族,时间差不多了就选个他父母也顺眼的姑娘结婚,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。

 

然而他遇上了荣耀、遇见了叶修,他的人生和生活都多采多姿了起来。

 

喻文州是很知足的,他一直这样告诉自己,和叶修维持着还不差的情谊,私地下的交集不是重点,比赛的时候可以聚一聚就足够了。

 

但直到叶修的二次退役,喻文州才察觉,自己是懦弱的,他不想和叶修连朋友也当不成,于是他说着各式各样的理由,一直在逃避着;他不敢让叶修知道他的心情,怕想加深情谊的举动弄巧成拙,所以一直不去争取,却做着能和叶修一直打荣耀的美梦。

 

喻文州根本不是受到世人得眼光所碍,如果今天叶修主动向他示好,那他绝对是不管不顾的。

他只是太害怕被叶修拒绝,同时也拒绝承认面对爱情如此低微的自己。

做不到完全断去的他,只能倔强的死撑着,看这份情感会不会随时间消逝,还是喻文州先被压垮。

 

喻文州从来不一个要求很多的人,他对许多事甚至没有要求,感情事则不算在内。

其实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无欲无念的人,只是没有遇到真正想要的东西罢了。

 

他一向自诩聪明,事到如今才明白自己傻得可怜,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

他或许再也没机会见他的红色斗鱼一面。

若是两人关系再好一些,过去的自己有再努力一些,会不会有一个更好的结局呢?

 

然而这世上没有如果。

他的自我催眠、自我满足,把事情导向最坏的结局。

 

女子看着泣不成声的喻文州,只是轻轻地环住他的肩头,一下又一下轻轻地拍着他的背,彷佛要哄婴儿入睡那样地温柔。

最后的最后,看着哭累的喻文州,女子缓缓起身,决定把时间和空间留给她的儿子。

她感到自责、难过,却也不知该怎样处理才是最好,但按照喻文州的个性,静一静一向很有帮助。

 

上次看喻文州哭是他想进蓝雨训练营的事了,当初受到他父亲强力反对,还是青涩少年的喻文州捏皱了报名表,躲在房里哭还忘了锁门,才被女子发现。

 

希望孩子不要经历任何辛苦,而忽视了他迟早要学习、明白的事理,想到从前教导喻文州千万别早恋的自己,他父亲强硬要求喻文州接受他们决定的安排,就连最初答应让喻文州去训练营也只是临时的计策,实在说不过喻文州的缓兵之计,总等着他碰一鼻子的灰回来。

看着如今成为队长的喻文州,变成了个三好青年,女子甚至还洋洋得意过。

其实这哪里有她的功劳,几乎都是喻文州自己努力过来的吧…!

 

不知道多少的跌跌撞撞,才造就了喻文州现在的模样。

 

女子轻轻地抚上喻文州的头顶,她现在只想得到这种鼓励年幼孩子的方法。

「别孤伶伶的一个人喔,文州。」最后女子留下这句话,走走停停、顾顾盼盼了好几回,还是离开客厅了。

 

在女子走了以后,喻文州才慢慢地从卷曲的身子抬起头来,带着半干的泪痕。

其实他早就哭完了,他只是太需要宣泄罢了。

喻文州看着自己抱膝的动作,他已经很久不这么做,因为看上去太过于孩子气了,在训练营的时候就硬生生地改了。思忖了半晌,他还是把双脚置回了地面,。

 

看着被放置桌面上的斗鱼,又环视客厅一圈将视线停在那唯一的出入口,他忍不住叹起气来。

「说着不要孤伶伶的一个人这种话,却逃走了呢,我这根本是遗传吧。」喻文州敲了敲水缸,斗鱼一如往常的隔着玻璃和他斗了起来。

看着斗鱼激烈的甩着鱼尾,喻文州倏地直起身子,离开了沙发,潦草地留了张字条就跑出家门。

 

他不知道有多久没这样跑过了。

直到他上气不接下气,再也跑不动的时候,他扶着膝盖、汗流浃背,从裤袋掏出了手机,颤抖地向叶修发送了讯息。

 

他告诉叶修:他想见他。

喻文州无论如何都想见到叶修,有些重要的话,不讲出来会后悔一辈子的。

 

回到蓝雨后的好几天,喻文州一直没收到回复,他想,他的信息大概被叶修一键无视了吧…!

这其实早在他的预料之内,少天这个联盟公认的最好友人也一直连络不上,以及苏沐橙含糊的回答,无一不说明了他想见上叶修的困难度。

但喻文州还不想放弃,他比谁都想那尾红色斗鱼。

这是他早就该做的事,虽然这份醒悟是迟了太久,但依然远远不到放弃的时候。

 

于是在叶修与世隔绝的这段时间,喻文州每天都不懈怠的向叶修传送信息,关心叶修的、或是谈些蓝雨近况的,他也传了不少蓝雨附近的美食照、和黄昏散步时特别美丽的云彩。

尽管堆积如山的信息的都石沉大海,喻文州也不曾灰心丧气,因为除了这样笨拙的方法,他也没其他的手段好使,他的心情也从最初的悲伤不安、积极地想改变什么,转为现在的平静异常,又或许,只是风雨前的宁静。

 

而在一个晴朗的日子里,他拍了溜进蓝雨后花园午睡的猫,刚发送完成,就来了一通电话。

那是通来自联盟的电话,邀请他代表国家打荣耀竞赛,并担当国家队的队长。

 

喻文州欣然同意,却也不忘去追问一些详细事项,才知道韩文清为了霸图拒绝了联盟的邀请,而王杰希又推拒队长一职,这责任才落在他的身上。

他并不介意承担责任,只要其他成员没有意见,他愿意像带领蓝雨那样尽心尽力,只是他无法忽视心中有个声音不停地替叶修抱不平,如果这个消息能再早一些些,叶修又怎么会错过这场荣耀盛事?

 

直到他得知国家队将会安排个领队的消息,那个叫嚣不停的声音消失了,进而代之的是住在他内心的蓝色斗鱼,发疯似的在他脑内卷起了海啸,把一切搅得七零八落,连电话是怎么挂上的他都没有记忆。

 

而在国家队的集会上,喻文州终于又见着了他心爱的红色斗鱼。

他面上挂着的表情没有任何不妥,收在桌面底下的双手却异常用力的紧扣。

他想,这大概是上天赐予他最后的机会。

这次喻文州说什么也不会放走他的红色斗鱼。

 

当他知道联盟安排队长和领队一间房时,喻文州费了好大的劲才维持住他的形象,但还是忍不住对来发喊精神口号的冯主席特别捧场,就连对待身为蓝雨劲敌的微草队长王杰希都温和了不少,连带那双得到叶修「爱称」的大小眼都顺眼了不少。

他稍为感慨一下烧了这么多年的香似乎一口气用尽了,然后便欢天喜地的放好他的行李,顺带帮了叶修一把,成功获得叶修的好评。

 

随着时间推移,众人从最初会因为太过忘我而将技能发向自己人,逐渐变得默契,他和叶修需要讨论的时间也大幅增长。

有时候一个会心的眼神,便能大概知晓彼此对战术的见解,喻文州对此很是满意。

这段时间他拚命刷高叶修的好感度,他能清楚感受到两人关系的变化,对此,喻文州甚至连睡觉都带着笑容。

 

而在前往苏黎世前的夜晚,喻文州待在空一人的训练室,算着叶修大概何时会来寻他这个室友。

过不了多少时间,他等的人就来了。

 

叶修向背对着门口的喻文州走近,为了不吓着人而率先发话:「文州,原来你在这儿啊,我还想说奇怪了,你从没这么晚还不回房的。」

「一不小心就忘记时间了。」喻文州转动座椅迎向叶修。

「在忙什么呢?该不会是紧张到精神亢奋睡不着觉了?」叶修那张嘴没有停下,直到他看清喻文州的桌面时,倏忽地安静了下来,却也很快就反应过来道:「卧槽!喻文州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画画,真是白担心了。」

喻文州看着叶修盈满笑意的脸,知道叶修的话里面其实不含半点谴责,于是他回答道:「让你担心了,真是不好意思。」

「没事,其实也没多担心就是,」叶修眨了眨眼:「尤其是你,完全不需要我费心啊,联盟选你来做队长是对的。」

 

喻文州做为队长根本是无可挑剔,总是会「好心」、「顺手」解决一些叶修的事务,两人住在同一个房间,生活上也接受不少喻文州的照顾,起初叶修还挺难为情的,但久而久之,就享受起喻文州的「服务」了。

 

喻文州注视着在他隔壁坐下的叶修说道:「并没有这么回事,我一直是很依赖领队的,叶修。」

「呵呵,」叶修笑出声来说道:「这是当然,我这个领队也是当的费尽心力。」

两人闲扯了几句,叶修忽然问道:「你在画…鱼?」

「正确来说,是斗鱼。」喻文州笑着说道:「叶修,你愿意收下吗?这张画。」

 

「…欸?」叶修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:「你确定要给我?画这个很费功夫的吧?就这样随意送给人没问题吗?」

「谁说我随意送人的?」喻文州看叶修连续发问惶恐的模样,就差没喊些受宠若惊之类的话,于是他的笑意更甚了:「我这张画本来就是要给你的,很早就完成了,刚才只是稍稍再修饰一下罢了。」

说完喻文州认真地打量他所画的红色斗鱼,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这张画单看也是可以,但其实这幅画还和他自己收着的另一幅蓝色斗鱼是一组的,两张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完整。

 

「叶修,你一直是我最尊敬的选手,」喻文州郑重地说道:「没有之一。」

如此说道的喻文州,认真地与叶修对视着,接着又说道「我到现在还是觉得很可惜,没办法继续在荣耀相遇了。」

「…所以我由衷地觉得,是你来当领队真是太好了。」喻文州有些紧张地闭上双眼,掩饰他微微颤抖的眼睫。

「虽然我不是什么厉害的绘手,可以请你收下吗?」语毕,喻文州诚挚地将他的画向叶修递去。

 

叶修失笑,点了点头,然后又摇了摇头,几度欲言又止,而喻文州也耐心地没有催促他。

最后叶修接过那张画,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,才向喻文州道谢。

 

收下了画后,他们俩人都没再发话,一片静悄悄的,在这样谜之沉默里,没有半分的不快不适,空气中满满地都是叫人难以形容的温暖,还有逐渐升温的迹象。

喻文州从头到尾都没转移开他的视线,让叶修产生了一种会被注视到天荒地老的感觉。

 

叶修将那幅画往胸口贴近了些,打破沉默道:「谢啦,我会好好收着的,我不是很了绘画,但我真心觉得你画的很好看。」

看喻文州没有回话,又想了半天,才补一句道:「我很喜欢。」

叶修知道他此刻的心情,全从他愉悦而上扬的语调里泄露了。

也说不上为什么要瞒着喻文州偷乐,他理应该更大方地表达开心才对,但在喻文州营造的氛围之下,让堪称拥有象皮般厚实脸皮的叶修,久违地害臊了起来。

而相处的时候一向给人空间的喻文州,在叶修眼里忽然开始逼人了,连带说话方式、和喻文州微笑的方式都大大地不同,他的笑不再保持绅士般的距离,而多了一股说不上的甜腻,眉眼间也充斥着亲昵。

叶修认识喻文州很久了,这才发现喻文州撩起人来如此惊人,尽管他故作镇定,但心里隐隐有些害怕他的老脸会出卖他,因为此刻他正清晰地感受到脸颊的发烫。

 

叶修甚至有点想逃,而喻文州却在这时开口了,每个字句都令叶修的耳朵发痒,完全没有放过他的打算。

「你喜欢真是太好了。」喻文州笑弯了眼,叶修的回答让他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。

 

喻文州莫名地感受到一股冲动,他想抓紧叶修倾诉些什么,说什么都好。

于是他顺从了这股突如其来的欲念,从蓝雨训练营的初次见面开始说起,滔滔不绝的、一股脑儿的全盘交代,就只差没告白了。

 

叶修越听越觉得头脑发热,后来实在忍受不了了,只好伸出手来盖住喻文州动个不停的嘴巴,而喻文州也如他所愿安静了下来,温热的手心贴在喻文州冰凉的嘴唇上,叶修忽然很想随便大喊点什么,化解掉这个不受他掌控的局面。

从手掌清晰地传来喻文州轻笑时的震动,喻文州笑得无比开怀,看他开心成这样,叶修有些气得想掐他,一边又觉得好笑。

 

最后叶修无奈地收回手道:「行啊文州,都会耍着领队玩了啊。」

「没这回事,」喻文州赶紧否认道:「我说的都是真心话。」

「行了行了,饶过我吧。」叶修赶紧阻止想要解释的喻文州,再让他说下去,叶修怕是要被喻文州捧上天了。

 

两人又笑闹了一会儿,叶修多次打断喻文州的正经发言,但喻文州似乎没有放弃的意思,叶修只好搬出保重身体要紧的旗帜,才把喻文州拉回房休息。

看着喻文州进去了浴室,叶修才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

他在出去找喻文州前就洗好了,看了会喻文州送的画,摸了摸叶秋压着他配的手机,叶修将画拍了下来,稍微犹豫了一下,还是设置成屏幕了。

之后又有些无聊的打开讯息,鬼使神差地,叶修在好友名单中找到喻文州的名字,未读的讯息量颇是惊人,惊讶之余他赶紧点了进去,慢慢读起一条条的信息。

其实也没费上多少时间就看完了,但在阅读的时候,时间以极其诡异而缓慢的速度流逝,以至于他组织不出任何言语,来描述他此刻的心情,以及应该给喻文州的回复,他都没有半点头绪。

 

最后,叶修在听到浴室的动静,知道喻文州要出来了,才动起手指传送讯息,随后飞快地暗下手机屏幕,乔好枕头的高低并拉上被子,其动作一气呵成,彷佛练习了很久。

从浴室出来的喻文州如他所料的放轻所有动作,而叶修依旧坚持着装睡,直到喻文州熄灯躺下,叶修的意识也有些迷糊了,在睡着之前,他隐隐听到喻文州向他道晚安。

那一刻,叶修差点就回答了,好险他及时反应过来咬紧双唇,否则他装这么久的睡就要功亏一篑,于是他在黑暗中偷偷勾起唇角,做了一个好梦。

 

梦里的叶修接过喻文州的画,就在两人谈话之际,红色的斗鱼忽然跳脱纸面,游了出来,飘浮在空气之中,还吐着水泡。

就在他惊得说不出话的时候,喻文州忽然喊了些什么,他听不真切,于是叶修转移注意力到喻文州的身上,定神一看,竟看到一尾蓝色斗鱼从喻文州的背后冒了出来。

蓝色斗鱼追随着红色斗鱼,恣意地在空中游泳,一时间红蓝二色交织一起,美地叫人窒息。

 

叶修从梦里醒来时,下意识地找起喻文州,看着那空荡荡的床面,还没整理的样子有些凌乱,立刻跑过去躺下的话,彷佛还能感受到留下的体温。

他藉由浴室传来的声响确定喻文州的去向,缓缓撑起身子,察看手机时间的时候,他发现喻文州回了他昨天的讯息。

 

昨天他发了那张画的相片,附带一句问话,大意是设成手机屏幕可不可行的问题。

而喻文州不意外地给了他肯定的答复,还附带一张笑脸的贴图。

看这那个和喻文州有几分神似的贴图,叶修也忍不住笑了,于是发了个屏幕截图过去,表示他真的换成桌布了。

 

在此之后,明明天天见面、又住在一起的两人,每天都像这样交换着讯息,照理来说该感到麻烦的叶修,也一直没有中断两人的对话。

 

前往苏黎世的国家队,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激战,总算到了争夺总冠军的一刻。

当中国队赢得冠军的瞬间,喻文州看着屏幕上大大的荣耀二字,久久才把键盘上的手指移开。

众人又笑又闹,互相拥抱、彼此推挤着,走上台去迎接他们的荣耀。

当奖杯传进了张佳乐的手里,张佳乐高举奖杯落下泪水,众人见状纷纷搭在他的肩上随意打趣、胡乱地安慰,很有默契地不深入探讨,大家心里都是明白的,张佳乐真的是等太久了。

 

待众人都抱够了奖杯,一轮下来,奖杯又回到了喻文州的手里。

喻文州对众人点了点头,大家也了然于心,于是他紧抱着奖杯一个转身,用跑地离开了舞台。

那一刻,喻文州只感觉到怀里的奖杯、和他奔驰的方向。

 

他的目的点,叶修,没有离开选手区的位置半步,只是愣愣地看着喻文州越跑越近。

直到喻文州推开了门,两人隔了不到三步的距离,叶修才回过神来。

看着喻文州跑乱的头发,在他印相中喻文州总是整整齐齐,睡起来的样子也总是被赖床的自己错过,像这样乱糟糟的有些喘,脖子可见一层细细的汗水,眼眶还微微泛红,可见方才激战的疲惫,却压不过他浑身散发的光芒,叶修还是第一次见着这样的喻文州。

 

喻文州朝叶修伸出了手,露出他洁白的牙齿灿烂地笑着。

「走吧,叶修,」说完他一步向前就牵住叶修的手道:「这是属于我们的荣耀。」

 

喻文州惦记着叶修所以跑的不快,拉着他的手也没出太大的力气,却扣得格外的紧,一路领着叶修向前,而在整个奔向舞台过程中,叶修只感受到喻文州一人的存在。

 

喻文州将叶修带上舞台,放手时还有些不舍。

与众人击掌、接受拥抱,叶修还特意拍了拍张佳乐的肩以示鼓励,惹来张佳乐朝着他的头发狠狠蹂躏。

大家一阵推挤,终于把叶修送到了喻文州的面前。

 

喻文州含着笑捧着奖杯,朝前一送,就等着叶修接下。

 

但叶修没有马上伸手,他定定地看着喻文州,乱翘的头发还没整理,额角上的汗也没有拭去,这样的喻文州看上去和完美扯不上边,却无与伦比的令叶修心动。

 

叶修举起双手,他没有接下奖杯,而是给了喻文州一个连带着奖杯的怀抱。

铁了心要让喻文州措手不及,叶修抵在他的肩头,朝他的耳朵以只有两人可听见的气音说道:「…你快把领队用哭了,你这个队长可要负起全责啊,文州。」说完叶修就自顾自地笑了。

 

喻文州像是才重新启动完毕,缓缓地抽出抱着奖杯的一只手,回拥了叶修。

「我会负起责任的,叶修。」喻文州多么希望时间停止在此刻,他有太多话想讲,但千言万语就汇聚成一句话:「…放心把一切交给我吧!」

 

而国家队的所有成员以沐橙为首,纷纷上前,环环地抱了上来,绕成了一个圆圈。

无论是作为对手还是队友,大家都是彼此欣赏、相互了解的朋友。

 

 

在庆功宴的夜晚,喻文州小酌了一杯,叶修挨不过众人,最后还是被一杯灌倒。

喻文州想扶叶修上楼,但叶修迷迷糊糊的就是不肯配合,但他也不想请其他人帮忙,估算一下自身的体力值可行后,就把叶修抱了起来,预料之内的换来众人乱七八糟的鼓掌和欢呼。

黄少天拉着他拍照的时候,喻文州也没有拒绝,抱稳叶修的同时还不忘对镜头笑,虽然这样挺胡来的,但喻文州的心情好的能飞起,反正他也有喝酒,装醉玩闹一下也是不错的。

 

好不容易把人抱回了房间,小心翼翼的把叶修放上床面,才伸手抹去他的满头大汗。

看叶修睡得很是香甜,喻文州脑袋想着要给叶修换上睡衣,但他实在有些累了,于是便在床沿坐了下来,稍微缓了一缓,忽然地觉得有些好笑。

 

他盼了这么久的心意相通,如今终于得到了,让他一直在有些飘飘然、难以置信的状态之下。

而让他心神混乱的始作俑者,庆功宴时完全没受影响的对外开着嘲讽,现在又睡的昏天地暗,让喻文州有些无奈,却又莫名地透着一股真实,原本遥不可及的美梦不再遥远,他可以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真的,不是他喻文州幻想出来的。

 

叶修是真的接受了他的心意。

 

喻文州换下了两人的衣物,也没回自己的床上,特意把枕头搬来和叶修挤在一块。

抵着叶修的额头,感受着叶修的吐息,喻文州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。

他拨开了他的前发,轻轻地覆上一个吻。

 

喻文州感受心脏疯狂的跳动,血液犹如脱缰的野马奔驰着、踩踏着他的血脉,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,于是又在叶修的脸颊印上一个吻,浅尝即止。

他告诫自己,不可以操之过急,他对叶修的爱,是尊重的。

 

既然在一起了,那么从现在开始,他们还有很多时间的。

 

将叶修圈在怀里,喻文州带着幸福的笑容入睡了。

梦里那尾蓝色斗鱼,终于和他的红色斗鱼重逢,快乐地摆着尾巴离去。

目送着鱼儿的离开,直到完全消失以后,喻文州才回过身来,就见到好似等待多时的叶修。

叶修笑着朝他伸出了手,喻文州二话不说地给了他一个回握。

一旦握住了,就再也不会放开了。

 

他所爱着的红色斗鱼。

 

END

写完了好想哭qwq

人生第一篇完结的文…!

 

几年前写过几篇惨不忍睹还未完结的文

那之后就没怎么写了

一直到现在,因为实在太萌喻叶所以就忍不住写了

不成熟的地方很多

但我相信有写就会进步的…?!

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,也麻烦不要吝啬的告诉我喔>u<

 

总而言之,谢谢看到这边的所有人!

评论(6)
热度(44)

© 沐风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