湾家人
总之,想挖坑不填(。

【阳夜】飞鸟

#OOC

#非原作向设定



长月夜阖上了店门,拖着他的脚,缓缓地整理店内。

他的小餐馆开在山坡上。

原本只是普通人家的木屋,在他母亲的各种设想之下,改建成了店家。双亲去世后,就剩夜一个人经营了。


夜的厨艺非常地好,大半的村民都是熟客,远道而来的旅客也会特别爬上山坡,只为了品嚐夜的料理。

有人建议他离开山丘,在村落里开张,生意一定会更加兴荣,日子也会便利许多,大餐馆也纷纷递给他邀请,然而夜都拒绝了。


他没有要离开山丘的意思,就算双亲不再,也没有兄弟姊妹陪伴,夜都不曾产生离开的念头。

这是他成长的地方,有着许许多多无法舍弃的珍贵回忆,都在这栋小木房里扎根了。

于是夜只好委婉地拒绝他人的好意。

然而除了他不愿离开之外,事实上太大的工作量他也无法负荷。


毕竟,夜的双脚不便于行,腿疾一出生就落在他身上了。

走平地时还好些,一旦遇上点陡坡就不行了。

单单就现实面来看,长月夜确实是无法离开这里。所幸他也安于此地。


村民们都会惦记他而爬坡关顾,食材也有多年的好友松帮忙挑上来。

长月夜感受到自己是被整个村落爱着的,有些难为情,而无比感谢著,唯有端出美味的料理是他竭尽全力的回报。

 

然而,很快地雨季就要到了。

尽管雨水滋润了大地生长,让他有新鲜的食材可以料理,理应要抱持感恩才对。

但腿疾折磨他的疼痛,导致他的餐馆必须歇业休息。


这是他最为寂寞的日子,只有松定时替他补给日常用品的时候,才能与人交流。

然而自从松接下父母的工作后,总是不能逗留太久,夜唯有靠阅读来调剂自己的生活。


最后他估算著新菜色无法赶在雨季前完成了。叹口气后,简单洗漱完毕就入睡了。



不管夜再怎么希望,也无法阻止雨季的来临。

凝视著窗外,夜按压了会儿他生疼的腿,还是选择躺回床面。

还不到一周的时间,长月夜就感到闲地发慌,忍不住对接下来的日子担忧了起来。


最后,他只能告诉自己得往好处想。

再忍耐几天松就会来了。

回味了一下刚才读完的书。最后,他开始怀念起过去的生活。


他轻轻地哼著母亲教给他的歌谣。

他从不与人说道,但并不代表他不觉得寂寞。夜同时也相当害怕。

自己基本上是没有寻找伴侣的打算,而唯一的好友松越来越繁忙,夜简直无法想像,要是松结婚成家了以后,自己该如何是好。

而且他这双腿的缘故,能不能参与好友的人生大事还是个问题。


正当夜感伤的时候,忽然从窗外听到隐隐地鸟叫声,让他愣了一愣。

最初还以为听错了,但仔细聆听后,夜还是挣扎地起身出去查看。

 

他看见了一只美丽的鸟停在后院的屋簷下。

一身火红的羽毛,似乎被淋湿了。

鸟儿在听到动静后转了过来,恰好和夜对上了眼,那一刻夜秉著呼吸出不了声。

鸟儿紫色的瞳孔是多么引人注目,简直不属于这个国度,更像是从异地而来。

夜敢肯定这绝对比他所有阅览过的书上,溢满华美词句的飞鸟都还要来的优美。


在鸟儿无所畏惧的和他对视许久后,夜才反应了过来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那个,你要进屋吗?”

随后又想到鸟儿可能无法领略他的意思,移行了步伐,留下了敞开的门扉。


没想到鸟儿真的飞进来了。


夜手忙脚乱一阵后,才整理出一个鸟儿休息的空间,并擦干了鸟的羽尾。

他有点诧异,没想到鸟儿对自己如此放心,而与之同时而生的,便是满满地喜悦。

夜放了一盘谷物,和一碟子的水,他的手还没收回,鸟儿就啄食了起来。


“这段时间你就留在这吧!”夜笑着说道:“雨还会下一段时间,让我们彼此照料吧——”

“请多多指教喔!”也不管鸟儿听不听得懂,夜自顾自地说着,满满地表现了不再孤单的喜悦。

语毕后,鸟儿抬起头来,像是明白夜的话语,轻轻地啄了下夜的手,犹如轻吻一般。



夜发现鸟儿特别喜欢听他歌唱。

像是小时候父母鼓励他唱歌一般,夜有些害羞,却难掩开心。


他特意打理的空间被闲置了,鸟儿赖在夜的卧房不肯走,他也索性不管了。

夜还发觉鸟儿特别聪明,似乎能明白他的意思。他就像突然找到了倾诉对象一样,一股脑儿地对鸟儿说话。

包括他的寂寞,父母还健在的日子,以及他的童年等等。

这之中没什么调理和逻辑,纯粹随他心情而随意阐述,而从鸟儿点头的动作彷彿得到了理解,让夜当地坦然舒适,以及前所未有的放松。

或许他本就不该闷著,好好地用言语表达的话,即便语言不通也是能被理解、接受的吧?


夜理著停在指尖上鸟儿的羽毛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而鸟儿忽然向前一挺,嘴喙便贴上夜的双唇上。

夜怔了怔,也亲暱地给予鸟儿亲吻。

“好了,差不多该睡了呢。”夜温柔地抚著鸟羽,“晚安。”

而振翅飞起的鸟落在他的床头木板上,等待夜熄下火光。


四周陷入了黑暗之后,夜忽然有股落泪的冲动。

他跩了被子将自己埋了进去,内心责备了自己起来。

陪伴之下度过雨季已经足够幸福了,但他希望鸟儿留下的愿望却越滚越大。

然而,在夜的眼里看来,那样美丽的鸟儿就该自由自在地飞翔才对。


于是在雨季结束的三天过后,费劲扫除完店面的夜,替鸟儿打开了窗户。

“去吧,雨已经停了,”夜顿了一顿,“你这么漂亮,就是该生活在蓝天下才对。”不要和我一起关在这小屋子了。

夜望向窗外,自始自终都没有回头,而鸟儿也没有发出丝毫回应。

他等了许久,才猛地转身,全然不见鸟儿的身影,只有一根红色羽毛静悄悄地落在桌面。


究竟是什么时候走的呢?鸟儿又是从哪离去?

夜都已经无心追究了。他只知道自己没能目送鸟儿最后飞翔的姿态。

于是他窗户开了一整晚,任凭风带着飞砂闯入室内,也没有将之关上。



鸟儿离去后的好几天。

终于拿到了松替他搬上来的食材,明天就可以开业了。

夜做好万全的准备,好迎接雨季过后的第一批客人。正当他思索著是否还有遗漏之时,清澈的铃铛便响了起来。

那是他挂在店门板上,以免自己在里面的房间没注意到客人前来,而稍有怠慢。

不过村民们应该都知道他开店的日期,想着应该是有什么要事,而匆忙前去应门的夜,对于见到大门时,映入眼帘的画面说不上话。

 

一名男子带着温和地笑伫立门外。他只是推开了大门,让阳光照了进来。

一头鲜豔的红发和耀眼的紫色双眸,和那似曾相识的眼神,叫夜想认错都有些困难。


“一直想吃一次你的料理看看呢,夜。”男子灿烂地笑着,“我叫叶月阳喔,就叫我阳吧!”

“那个啊——”阳好似有些难为情地搔著头发说道。

“能麻烦你再收留我吗?”让我待在你身边吧。

 

END

突如其来的脑洞终于完成了!

飞鸟离去了,但是阳来了,真是可喜可贺呢xd

谢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w决定把此篇分类在睡前故事系列ww

评论(10)
热度(58)

© 沐风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