湾家人
总之,想挖坑不填(。

【阳夜】鲜花

#太极传奇设定,随时准备被官方打脸

#多私设且OOC,狱族阳可能微黑…?

#新手开破车上路,请小心回避w


叶月阳和长月夜签订契约一段时间了。

在旁人眼里,他们是对不错的搭档,假以时日肯定会变得相当可靠、值得信赖,有非常多的人看好他们。

然而在几个熟知的人面前,他们不仅仅是伙伴,还是一对情侣,而且是热恋期的那种,稍微看不到对方便会觉得难受。

正因为如此,几乎一整天都腻在一起的两人,对对方的生活了落指掌,就算只是些许的变化都会落入眼里。

 

叶月阳看着夜哼唱着歌,打理着手中的花束,并将花朵插入水瓶里摆饰于房间。

这已经是这星期的第二束花了,尽管一开始就觉得相当可疑,但碍于不愿太过限制夜的生活而没有深入打听。

阳在夜的身后皱起眉头,深吸了一口气,才缓和下来情绪,并控制好颜面神经开口。

——也该问清楚了。

 

 

得知情况的阳,一面把弄贴在帽缘上的符纸,一面在脑袋中整理情况。

送花的是个男的,以前夜接受剑术训练的时候,两人被分在一个小组,似乎受到对方不少照顾。

两人关系一直不错,而之所以阳不认识他,是因为男子之前到隔壁城支援时受伤了,休养了好长一段时间,完全恢复后才回来的。

而回来时夜还有去迎接他,只是那天阳恰好被隼叫了过去而没能跟上。

而那男人送花的理由是因为受派城外的任务,回程时看见挺少见的花,就顺手摘来给喜欢花的夜了。

然而会相信这种说词的,估计只有夜一个人,阳怎么看都觉得这是被人追求了。

只要想到有人在打恋人的主意,阳便不受控制地燃起了怒火,他得想个办法,以防那男人影响到他和夜。

 

今天他被隼指派了其他任务,必须和夜分开行动,结束工作便立刻回房,外头短暂的清晨早就结束了,夜也该在房间休息了。

然而他回去时却不见恋人踪影,笹熊们玩在一块相当开心,也没有要理会阳的意思,徘徊了片刻后他还是决定去找夜。

阳笔直地朝着厨房的方向前进,毕竟夜总是泡在厨房,去那找到人的机率相对地高。

当他抵达时果不其然见到夜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,发辫在背后甩呀甩,相当专注地样子,完全没注意到阳的到来。

似曾相识的画面,很快地就叫阳回忆起了他们还没签订契约,也尚未交往的时候,他也曾像这样看着夜准备料理的背影,迟迟出不了声呼唤。

或许在那个瞬间,他早就意识到自己的感情,只是不想面对罢了。

阳常常觉得夜是特别的人,有他在的地方就有一股莫名的温暖,总是叫他非常向往。

仔细想想,那时种种地迹象,无不述说着他深处地情感。

 

叶月阳勾起了唇角,为了防止吓到恋人,他敲了敲一旁的桌面引来夜的注意。

当夜回过身来,眼睛映入阳的身影的瞬间,灰蓝色的眼珠就亮了起来。

“阳——”夜笑着问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当然是来找你的啊,”阳渡步向前,把夜捞进怀中,“要做什么点心吗?真是令人期待啊。”

“唔嗯,”被一把圈住地夜红了双脸,但还是不忘回答到:“啊,这次可能没有阳的份了……。”

“嗯?为什么没我的份?”

“因为材料不太够了——”

“所以啊,”阳凑近夜的耳边问道:“利用忙碌了一整天的休息时间,偷偷摸摸地做着点心,难道不是要给我吃的吗?”

“唔啊…!”夜的耳朵相当敏感,被阳那样贴着说话,整个身子都缩了起来。

“我是夜的恋人吧?”没打算放过夜的阳,继续贴着夜的耳廓轻笑说道:“除了我以外还能给谁呢?”

“这、这是要给送花给我的人啦!是谢礼喔!”夜试图推开阳,但却被阳轻巧地闪过了。

成功回避开来的阳并没有放开夜的打算,而是转到夜的身后继续搂着,执起夜的发辫烙下亲吻后,顺势解开了夜的发带。

“…欸?”长发批到肩头上的夜愣了一愣,“阳!别闹了啦——”

“没有在闹喔。”阳拨开夜还缠绕在一起的发丝,舔拭著夜的后颈。

“阳!”夜微微地颤抖,“走开!不要这样,好、好痒!”

“什么啊……,”阳顿了顿后说道:“明明答应会一直在我身边的,现在却要赶我走,没想到夜是这种人呢。”

“什、什么?”夜有些慌张地拨开阳的手,意图转过去面对阳,并说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——”

努力想解释的夜,看到阳此刻的表情竟带着调笑,感受到那明显的戏弄,夜一时说不上任何话,支支吾吾了半晌,什么也拼凑不出来。

最后他只是胀红著脸,垂眼缓缓地安抚阳道:“……等我做完点心就陪你了,所以,稍等一下好吗?”

“不好。”

“…欸?”

叶月阳没给夜说话的机会,就堵住夜的嘴唇了。

 

* 

→→→→→

 

“啊,谢谢你,”长月夜有些惊讶地接过花束,“很漂亮的花呢,又麻烦你了。”

“不会,”男子笑着摆手说道:“你喜欢就好。”

“那个,抱歉呢,”夜有些不好意思,“昨天本来想做些点心的,但因为种种原因,没能来得及做呢,对不起!”

“啊啊,没关系啦,”男子开怀地笑了起来,“不过确实很久没吃到夜的点心了呢!”

“啊,不好意思呢,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——”

“…是因为和狱族签订契约的关系吗?”

“欸?”

“其实我还挺震惊的呢,在隔壁城待了那么久,回来就听说了这件事,”男子顿了顿接续说道:“有点难以想像呢。”

“啊,我——”夜这才意识到,自己相当失礼地从未主动告知对方此事。

“嘛,夜一直以来擅长的是后方支援吧?”男子自顾自地打断夜的发话,“和狱族签订契约的话,之后的战斗都要到前方去了吧?这样不是很危险吗?”

“我——”

“为什么要做这种危险的事呢?”男子有些激动地质问,“这并不适合你啊!”

“……。”

“再说了,和狱族签订契约不是有条件的吗?那么有风险的事——”

“谢谢你的关心,”内心指责了一下自己的失礼,夜还是打断对方的话,“但这些都是我自愿的。”

夜虽然注视著男子,但满脑子却都是阳的事情。

他想起今天起床后,原本想好好地说教一番,但阳埋在他的胸前,闷闷地说着吃醋的那刻,夜就完全气不起来。

不管怎么向阳说明对方不会喜欢上自己,阳还是无法接受。

最后他只好安抚道:自己只喜欢阳一个人。阳才不吵不闹地表示满意。

“…自愿的?你——”男子又说了很多话,但夜有些听不进去,只是沉默地抱着花束。

待对方说累了,他才说道:“当然是自愿的,这种事是强迫不来的吧……。”

“能和阳,就是我的搭档,签订契约什么的,”夜看对方担心焦急得神色,安抚性地微笑说道:“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喔。”

“所以,请不要担心好吗?”

终于停下来的男子,和不再开口的夜,让四周陷入了静默。

一阵风徐徐地从窗户吹了进来,抱在夜手中的花也随风摇摆,夜面向风舒服地瞇起了眼。

“谢谢你的花束。”夜没有再对上男子的眼睛,他有些于心不忍。

一直以为阳所担心的是不可能的,但以他们认识多年的交情,和今天首次见到对方如此失态,都述说着夜的错误。

“抱歉,我还有工作,先告辞了。”语毕夜转身就要离开。

“…等等!夜——”

“啊啊,这不是夜吗?”

“阳?”本来停下脚步的夜被阳拉走了注意,忍不住迎着自己的恋人又前进了几步。

阳扫了一眼夜手中的花束,没有说话,而夜则是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小声地说道:“抱歉,阳……。”

“没事,”叶月阳摇了摇头问道:“不介绍一下吗?”

“啊——”夜这时才再度面对男子,“他是我的搭档,阳喔。”

“哈哈,我听说过你,我家夜平时受你照顾了啊。”

“…阳!”夜对于阳在这种情况依然自我的做派好气又好笑。

“夜不是有工作吗?”

“阳也有事情要忙吧?”

“是啊,我正准备要去海那里,话说你再不去的话会来不及的吧?”

“啊…!现在都什么时候了?”经阳提醒,夜慌张了起来,“抱歉,那个,我该走了。”

“这是要把花带到岗位上吗?”阳笑着伸手复在夜的发顶上,“我帮你拿到房间吧。”

“好、好呀!麻烦你了阳。”担心迟到的夜和两人告辞后便小跑步离去了。他也清楚这是阳在帮他寻找离开的借口,虽然他的工作确实就要迟到了。

估计著恋人可能会对男子说些什么,有些不安,但仔细想想自己也向阳做了保证,恋人也接受了,夜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。

而阳抱着接手过来的花束,注视夜直到背影消失在长廊后,才正式打量起愣在一旁的男子。

 

昨夜疲惫的夜很快就睡着了,阳便趁机在后颈留下吻痕,只要绑起辫子就会暴露在外,那个部位既不会让夜发现,又可以有效除虫,说不定还会发现什么隐患。

借这个机会一口气处理,实在是再好不过的方法了。

于是叶月阳看着消化不了大量讯息的男子,得意地笑了。

“明白了吗?他是我的人喔。”

“再打他的主意,恐怕会小命不保喔,虽然我答应过夜不会杀人的——”

“不过瞒着夜杀你的方法也不是没有啊,对吧?”

阳用有如歌唱一般轻松愉悦的语调,却说着与之完全不相符合的话。

他自顾自地搁下想说的,就不予以男子理会地离开了。

哼著轻快的旋律,阳把弄几下手里的花束。

不得不说男子的品味挺好的,花在光照之下乍看是洁白的,实际细看的话就会发现,花瓣带有浅浅地粉红,细致可爱,和夜很相配。

他在长廊的尽头回头一看,果不其然见到男子还站在原地。

阳展露了灿烂过份地笑容,当着对方的面将花束一扔,便从窗户抛了下楼。

没必要留着的东西就不用留了,他和夜都不需要这种东西。

毕竟,自己的恋人不就是世上最美的鲜花了吗?

 

END

终于完成了!!

当作累积个人品也好,希望能迎接美好的一年

相当喜欢月歌太极传奇设定

翻完之前那篇条漫后,脑补了一堆最后生出这篇大概是番外的概念…?xd

太极传奇的阳夜感觉很难是青梅竹马了呢…

一旦没了青梅竹马设定,阳夜原本的那种安定感倏然消失地无影无踪w

狱族阳感觉就超黑的啊…越是这样想越回不去了ww

原本这篇文预计要在跨年夜晚放出

不过既然提早完成了…

而且我还和别人约了跨年ww

所以就预先庆祝啦//

谢谢看到这的所有人!

评论(17)
热度(94)

© 沐风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