湾家人
总之,想挖坑不填(。

【喻叶】不为人知(下)

#喻文州生日快乐!

 

#防雷详情请见:中篇 上篇

 

#大概是我史上OOC之最w

 

 

 

 

 

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隔壁床睡得十分香甜的喻文州。

 

仔细想想,这大概是他们两人世邀赛同房以来少有的几次,比喻文州还早醒并欣赏到他的睡颜。

 

 

叶修摇摇自己有些疼的头,估计是昨天沾杯惹的祸。

 

懒得起身的他,开始了回想,包括他自身的过去,与喻文州的相遇,以及接下来的种种事情。

 

 

 

 

他和喻文州的第一场竞技,结果自然是他赢了,不过叶修也看到了喻文州的强项,虽然很不容易,但若是能坚持下去,想必也会有一片天吧!

 

那时他忍不住夸上两句,顺便期许一下未来能在荣耀赛事上相遇,却得到预料之外的肯定答复,让他有些诧异。以短暂的对谈为基础,喻文州的种种表现都是谦虚温和,但那时回答他的喻文州却是如此笃定,双眼甚至带了点锋芒,洋溢自信地笑着,完全无法把从魏琛那听来的境遇和喻文州连结。

 

从那一刻起,喻文州光彩夺目的瞬间,便在叶修的脑海挥之不去。

 

 

不过那时还完全无法想象,有着手速弱点的喻文州会变成蓝雨的队长,更别说想过他们会在首场单挑赛对上,待兴欣夺冠以后,成为了世邀赛领队,而搭伙的国家队队长就是喻文州。

 

想着想着,叶修便勾起了唇角,而还在呼呼大睡的喻文州似乎做了个好梦,嘴角也带着微笑。

 

 

叶修缓缓撑起身子,坐在床缘伸个懒腰后,抄起他的枕头就是往喻文州身上砸。

 

尽管一切都如此美好,包括他一路走来重回联盟的冠军,以及世邀赛中国队的胜利,和这美丽的清晨,都无法阻止叶修和喻文州算账的心。

 

 

 

 

「唔嗯…?」被叶修动用武力叫醒的喻文州还搞不清状况,「——叶修!怎么了吗?」

 

「……看你不顺眼。」语毕还把喻文州摀的暖烘烘地被子抽了起来。

 

「…欸?好冷!」喻文州下意识地想把被子抓回来,意图被叶修发现后,棉被就直接被扔到地上了。

 

「喻文州,问你个事——」

 

「好。」刚睡醒的喻文州还有些迷茫,眨了好几下眼试图聚焦。

 

叶修冷脸看着,严肃地问道:「昨天我喝酒了?」

 

「对。」喻文州终于抽到空能坐起身子,点头回答道:「少天他们吵着让你喝酒,你就喝了一口——」

 

「我还记得,一口而已还不至于忘事,」叶修打断了喻文州的话说道:「是你送我回房的?」

 

「是,总不能让你睡在沙发上——」

 

「喻文州你傻了吗?!」叶修满脸通红,像是被气的,有些严厉地说道。

 

 

喻文州看一向镇定的叶修如此失态,如果在其他情况下面对叶修的怒火,他必定是相当紧张,而同样的事情如果让其他人来执行,再怎么好脾气也应该会发火。

 

但成功开机完毕后,明白过来的喻文州试图组织语言,最后却是忍不住地噗哧一笑。

 

「你…!」叶修连耳根都红透了,竟然一时语塞地说不上话。

 

「倒是更希望前辈称赞我绅士之类的呢!」喻文州张开双手,把跪坐在床沿的叶修拥入怀中。

 

「——你个心脏。」忽然被拥抱的叶修全身都绷紧了,最后才吐着怨言放松了身子。

 

 

「我喜欢你,叶修。」

 

「我知道——」叶修拉长了语尾,才小声埋怨道:「这你早就说过了吧。」

 

「嗯?」

 

「没、没什么。」喻文州无比温柔的鼻音叫叶修手足无措,他红着一张老脸竟结巴了起来,其丢脸程度让他想一棍敲晕自己。

 

「…我也是,」最后叶修阖上双眼,贴在喻文州的肩头轻声说道:「认栽了呢。」语毕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

喻文州像是响应他的笑一般,轻轻地抚着他的背,叶修忽然想到之前两人在路上遇着的野猫,摆着孤傲的架子结果完全屈服在喻文州抚摸之下,翻着肚子享受地全然不见原先的姿态。

 

想着想着,叶修忽然感到不对劲了起来。这样的自己简直和那只猫没两样。

 

 

 

于是,他有些泄愤的扯了下喻文州的脸颊,而对方也配合着他拉的方向歪了头。

 

叶修没使什么力道,喻文州也没有挣开的打算,只是含着笑容注视着他。

 

「我喜欢你,很多年了。」喻文州忽然弯着笑眼说道。

 

「……。」叶修瞥过双眼,放开了捏着人的手,却在途中被喻文州拦截了。

 

「叶修,」喻文州笑容不减,打叶修的手拉向唇边,亲吻着指尖,「我喜欢你。」

 

「别说了…!」叶修费尽功夫地按耐住手的颤抖,「不是说了我认栽了吗?你真是——」

 

「真是……?」

 

「…心脏。」

 

「谢谢夸奖,能被前辈认同的才是好心脏,」说完又补了一句,「我会继续努力的。」

 

「啧,我看你是太久没被虐了,」叶修咬了咬嘴唇说道:「竞技场走起啊!」

 

「这可不行,」喻文州笑出声来说道:「首先,我们才刚结束世界大赛,不管再怎么喜欢荣耀,现在也该好好休息才对!」

 

「最重要的一点,我们也才刚两情相悦,得做点像恋人的事才对——」

 

「譬如说呢?」叶修眨了眨眼。

 

喻文州稍稍敛去笑容,神情专注而温和地说道:「从亲吻开始吧——」于是他吻上了叶修的眉间。

 

 

「傻子,」叶修扯了扯他的衣领,「都是成年人了吧!」说完便贴上了喻文州的嘴唇。

 

喻文州夹带着笑,缠绵地回吻了起来。

 

 

 

 

最初先告白的人是喻文州。

 

 

早在世邀赛前的集训,喻文州就向叶修坦白了。而且这还是叶修自己先开口问的。

 

原先只是半开玩笑地,打趣和喻文州同房的各种周到,会得到那样的结果完全是出乎预料。

 

 

那时刚洗好澡出浴室的叶修愣是说不上话,但最后还是接过了喻文州替他拿来的毛巾。

 

一边擦拭着头发,叶修坐在床缘,抬头看了眼还站在原地的喻文州,又迅速地低头。

 

已经无须开口再问,喻文州的神情述说着无比的认真,尤其是双眼的感情彷佛要满溢出来,不知怎么地连自己的心脏也不受控制地揪紧。

 

 

毫无疑问的,喻文州是个好对象。

 

虽然一直抱持着这种想法,但叶修从没想过喻文州想处的对象居然是自己啊!

 

所以他郑重地拒绝了喻文州,希望划清两人的界线。

 

然而住在一起,喻文州细致的温柔还是渗透了叶修的生活。

 

之后他才发现,虽然理智知道放任下去不妥,但却愈发愈说不出推辞的话。

 

 

直至有天清晨,他没等到喻文州的叫唤就醒了过来。

 

房内一片冷清,喻文州的床位整整齐齐,窗帘也拉开了,早晨的阳光从窗框溢了进来。

 

他叫了喻文州好几声,那人似乎也不再浴室,让站在浴室门口前,面对里面一片漆黑的叶修心脏顿时无力。

 

叶修是真害怕了。喻文州一向不会这样放任他不管。

 

就算对象不是他,换作是喻文州任何一个友人他都不会这样做。于是叶修又想,不会是出事了?

 

焦虑不已地拿了强制配置的手机,一看没有消息,便要离开房间。当下他没有太多的想法,理不清自己是害怕国家队出了什么事,还是担心焦急地就是想找到喻文州。

 

 

于是他一推开门就撞进人的怀抱。

 

很明显是男人的身版,全然来不及急踩剎车,撞进男人怀中硬地有些磕人,但那一瞬间,充满在叶修心口中的安心感,他大概一辈子都无法忘怀。

 

「……叶修?」

 

「一大清早的去哪了啊?」叶修声音闷闷地,心底因对方关心的语气而动摇不已,一面感到羞耻,一面不着痕迹地掩饰自己的慌乱,落无其事地问话并抽了身。

 

「家里的电话。」简单地说明完毕,喻文州有些疑惑地看着叶修,「倒是前辈这么急着要去哪呢?」

 

语毕喻文州还忍不住笑了几声,「为了国家队的形象,前辈还是不要轻易顶着这颗头出去比较好喔。」

 

 

听喻文州笑话自己睡乱的头发,叶修欲反驳,但紧张过后涌上来的无力感吞没了他,于是他只是搪塞借口说道:「没,就是去抽支烟,等等回来再洗脸。」

 

「一醒来就抽烟吗?」喻文州收起了笑容,他的话没透出什么负面情绪,但不知怎么地,叶修却觉得他生气了,「这样对身体不太好吧,再说了,一般都还是会先洗漱吧?」

 

就这样糊里胡涂被骗进浴室的叶修,看着镜中的自己,干脆地承认自己栽进去了。

 

 

只是后来的比赛太过惊心动魄,他根本抽不出空来处理两人的关系,而身为队长的喻文州也相当疲惫,于是事情就这样一再延迟、不停被搁置着。

 

 

越来越不知该如何开口的叶修,终于在庆功宴的夜晚,喜悦之余,又有些借助于酒的意思,索性就喝了一口。

 

结果酒量极差的他,自然是什么也没达成地睡了。一切都愚蠢地叫他无地自容。

 

让他不禁感慨,是否还要谢谢自己酒品好,否则在众人前说什么醉话,那才是真的丢脸丢大了。

 

 

毕竟他也已经够丢脸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依偎在喻文州的怀抱,叶修拒绝了喻文州的问话。

 

「真的不回答我吗?」喻文州惋惜地说道。

 

「不。」叶修坚决地拒绝回答何时坠入恋情的问题。

 

 

喻文州笑了一笑,「没关系,等你以后告诉我吧!」说完又搂紧了叶修一点。

 

叶修没作声,也算是种默认了。

 

但他还是忍不住感叹道:「我说你这人——」

 

「我怎么了吗?」明明只是简单的问话,喻文州说来却满满都是宠溺。

 

「——不辛苦吗?」叶修问完,便伴随着长长地叹息。

 

 

叶修不清楚自己究竟要问什么,这其中包含了太多太多。

 

在叶修的眼里,喻文州就是一尾总要逆流而上的鱼,且从不谈其中艰辛。

 

没想到喻文州却很快就回答他了,「不辛苦啊。」依旧带着笑容,甚至相当地轻描淡写。

 

「你啊……」叶修微乎其微地叹了口气,「算了,本来就不觉得你会说了!」

 

喻文州眨了眨眼,「就算辛苦,为了今天都值得啊。」

 

「确实,能有今天实属不易,」叶修还点了点头,「冠军是属于我们的!」

 

 

「…追你也挺辛苦的。」不打算让叶修呼拢过去,喻文州还是补充说道,果不其然被叶修甩上冷眼。

 

「我也挺辛苦的啊,你们这群孩子多难带啊——」

 

「嗯,辛苦你了。」喻文州理了理叶修的乱发,「你会在意年纪比你小的恋人吗?」

 

「你在意我比你大吗?」叶修忍不住反问。

 

「不会,再说我们的差距根本就不大,」喻文州笑了笑,「但我总希望我们是同一届的。」

 

「这没什么好介意的吧……。」

 

「总是会想更贴近你,和你经历相同的事情,和你看一样的风景——」顿了顿,他最后说道:「我还挺在意你和韩队的十年劲敌一说的。」

 

 

「…你这是在吃醋,而且还是我和老韩的醋?」

 

「是呀,」喻文州一脸正色,「就连少天也是,总和你勾肩搭背的。」

 

「噗,」叶修终于忍俊不住,「哈哈我的天啊,喻文州——」

 

「忍受不了年下的恋人了?」喻文州有些无奈地看着笑不停的恋人。

 

看叶修暂时没有停下的打算,于是他继续自顾自地说道「我可是很懂得欣赏年长的恋人啊。」

 

「是是是,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——」叶修好不容易缓了过来,「不过不错,哥喜欢。」

 

喻文州响应他一个笑容,没再多说,只是又把叶修抱紧了点,像是要把之前错过的一并温存。

 

 

 

 

「…你总是在看着什么,至少我是这么觉得,」叶修忽然开口感叹,「在众人根本找不着方向的时候,你总能注视到——」

 

「像是未来这种东西……?」叶修对上了喻文州的双眼,「虽然听起来很莫名其妙,但只要看着你,我就会这么觉得,说实话,由你来当队长真的是太好了呢。」总是能让人安下心来,喻文州之于叶修就是有这种魔力。

 

「或许吧,」喻文州没有否认,「过去的我真的能办到的,预知未来这种夸张的事情,但就像很多书上写的,随着年龄的增长就会渐渐失去能力了。」

 

「现在的我眼前什么也没有,但是我知道,我的身边有你啊。」说完喻文州忍不住感慨道:「还真是肉麻的呢。」

 

 

「少扯了吧你!喻大作家——」叶修笑了起来。

 

「我可是很认真的。」说罢喻文州自己也笑了起来。

 

 

「…行了,我们不能再赖着了!」叶修捏了捏喻文州的肩膀。

 

「好像是呢……。」喻文州用有些软濡的方式说着,就是不撤下环紧的双手。让叶修忍不住在心里骂着他的狡猾。

 

 

「——难为情了?」沉默片刻喻文州才再次开口。

 

「…该感到难为情的是你吧?几岁了还和孩子一样——」

 

「呵呵,在外面不会这样的,你现在就随我开心吧。」

 

「啧,」叶修看喻文州是没有放手的打算了,也放弃挣扎,「你开心就好——」

 

 

「我是真的很开心喔,」喻文州缓缓地说道「谢谢你。」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,并参与我的未来。

 

「…嗯,」叶修纠结了半晌,理不尽的千言万语,最后都包含在一句答复,「谢谢你,文州。」

 

 

 

两人享受着这片温馨的气氛,喻文州忍不住在心中感叹,预知什么的果然不会被相信——

 

但那也无所谓,毕竟那能力也是很久没有作用了,估计是真消失了吧!

 

 

 

感受怀里人的气息,喻文州的胸口充斥着无与伦比的幸福。

 

他还不肯撤手,想要再多耽溺于其中。

 

能和所爱之人一起,不论接下来是怎样的未来,两人携手向前的话,一定能克服的吧!

 

预见未来早已不再重要,現在的喻文州只想好好地和叶修一起,活在每个当下。

 

 

END

 

我知道我拖了相当地久,在此和各位道歉<(_ _)>

 

愈来愈抓不到喻叶的味道让我很困扰…

 

看来我得再刷一遍全职了xdd

 

 

谢谢看到这里的所有人!

 

祝喻队生日快乐/////

评论(5)
热度(25)

© 沐风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